昨天一早上班,白板上寫著:請假,07:45~17:10

Frances問我說這是妳寫的嗎? 卻沒有看到假單。

上班前,妳打了通電話來,Frances接的

妳說妳前天被約談,妳說妳今天會來交接。

「怎麼會是妳?」

 

晚上下班,和其他同事“終於”一起成為“共犯

掃過手裡的名單,熟悉的臉孔也好,陌生的名字也罷

都是曾經一同默默為公司奉獻的一份子

為沒有「最熟悉」的名字感到慶幸

卻也為名單上的朋友哀傷

用小刀剪裁每一個人的名牌,一一貼上信封袋

默默告訴自己,我要貼的方正工整,對這些犧牲的同伴致意

即便沒有人會去在意信封袋上那微不足道的名字

一份份文件分發、校對再校對、確認、裝袋

一直到晚上10點半,才把所有的文件完成

老大說,「累了  明早就請個假沒關係,可以晚點來」

 

今天,刻意不畫眼線,我會怕會流出黑色眼淚

開著同樣的路途上班,今天的心情卻很沉重

那些即將離開的夥伴,此刻又是甚麼樣的心情?

07:45,全員到齊,即便經過了昨晚的疲累,除了妳。

在這離別的時刻,相信大家都不願缺席

整個公司的氣氛很糟,空氣裡瀰漫著濃濃的哀傷

主管們各自領取了信封袋,開始進行這殘忍的面談

9點、10點過去,陸陸續續有主管帶著“戰利品”回交給大胖經理

卻面容哀傷

有的夥伴背著包包、提著紙袋、抱著紙箱

由主管陪同,完成最後一次的離廠

 

一直覺得我感冒了,鼻頭整天都熱熱的

卻得忍住眼淚,我不想掛著兩條淚痕在臉上

妳來了

靜靜的收拾著妳的座位

妳說東西不多,婉拒了我們的幫忙

空氣裡有股凝結的氣味,沒有人說話

「安慰」是你此刻最不需要的,我想

匆匆交接,妳要離開了

緣 起 緣 滅,最後一瞥

我們一同揮揮手

「保重,再見」

 

小虎在儲藏室哭了,我知道

Frances在午睡時哭了,她忍不住告訴我

我在大家午休時刻,偷偷擦去眼角的綠色眼淚

 

電話又響了,找妳的。

「她現在不在  了」

「對,Sammi,她現在不在 。」

aser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