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頭痛

也不知道是季節溫度變化的太大引起的感冒

還是整天盯著焦距不對的monitor造成的暈眩

整晚總覺得腦袋瓜像顆故障的硬碟似的

轉啊轉的動個不停

躺了一整晚 還是沒法降低頭痛的程度

而那天 你問我是不是發燒 要我量量體溫確認

你為我倒了杯熱水

你為我塗上綠油精

你為我按摩頭部肩膀 試圖減輕疼痛

甚至在你離去時 拍拍我的背與頭 像對待小孩一樣的關心與安慰

很令我意外

卻也令我感心

謝謝 你的關心 在那一刻

雖然我一度覺得 你是不是醉了?

aser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